位置: > 利来国际 >

利来国际

公司新闻

按 摩 者 的 笛 声
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06-21 18:25 来源:admin

按 摩 者 的 笛 声

一 前 言

我 的 得 救 经 历 其 实 平 凡 得 很 , 不 像 圣 经 里 的 保 罗 那 么 神 奇 动 人 , 得 以 亲 见 主 面 , 从 迫 害 基 督 徒 立 时 悔 改 , 一 下 子 变 成 基 督 的 门 徒 。 我 即 没 有 被 大 光 照 耀 , 也 不 像 一 些 知 名 传 道 人 是 因 为 蒙 神 医 治 了 甚 么 重 病 , 在 无 可 抗 拒 的 情 况 下 , 接 受 耶 稣 基 督 作 救 主 。 我 的 经 历 是 相 当 渐 进 而 平 稳 的 。 但 这 并 不 表 示 我 的 得 救 没 有 经 过 内 心 的 挣 扎 与 寻 求 真 理 的 困 惑 。

二 我 的 寂 莫 少 年

我 如 何 成 为 基 督 徒 的 故 事 得 从 我 的 家 庭 说 起 。 我 是 个 老 来 的 独 子 , 没 有 兄 弟 姐 妹 。 家 母 四 十 岁 生 我 时 , 家 父 也 已 近 六 十 。 我 年 幼 时 因 抗 日 战 争 到 处 逃 难 , 后 来 又 辗 转 到 了 台 湾 。 由 于 台 湾 光 复 之 初 , 时 局 混 乱 , 人 心 徨 恐 , 加 上 初 赴 台 湾 接 管 的 军 队 处 置 动 乱 不 当 , 造 成 后 来 台 湾 人 与 外 省 人 之 间 有 很 大 的 摩 擦 与 仇 恨 。 为 了 安 全 与 避 免 纠 纷 , 军 人 的 子 弟 都 上 〔 军 人 子 弟 学 校 〕 , 外 人 不 得 进 入 。 那 时 家 父 被 派 任 台 湾 南 部 的 监 狱 作 典 狱 长 , 并 非 军 人 , 我 小 时 只 好 就 读 于 一 般 的 国 民 小 学 。 当 时 大 陆 赴 台 的 除 了 大 部 分 是 军 人 外 , 其 余 只 有 少 数 的 政 府 人 员 及 家 眷 或 有 办 法 , 有 钱 的 百 姓 , 因 此 非 军 人 的 子 弟 的 比 例 很 少 , 尤 其 在 小 县 市 的 国 民 小 学 , 全 校 师 生 几 乎 就 只 有 我 一 个 外 省 人 。 由 于 地 域 观 念 的 隔 阂 与 新 货 币 所 造 成 的 贫 富 差 距 , 迁 怒 的 结 果 , 我 在 学 校 就 经 常 被 同 学 们 排 斥 孤 破 。 我 双 亲 都 在 司 法 界 作 事 , 个 性 耿 直 , 又 加 上 历 经 沧 桑 , 行 事 理 智 稳 重 , 对 于 我 的 教 导 自 然 是 理 智 多 于 情 趣 。 口 濡 目 染 的 结 果 , 加 上 环 境 的 影 响 , 这 些 外 在 的 因 素 无 形 中 养 成 了 我 孤 独 寡 欢 而 思 想 冷 静 的 个 性 。 我 的 少 年 时 代 是 寂 莫 的 。 父 母 是 我 唯 一 最 亲 的 朋 友 。

 

三 我 大 学 时 的 恐 惧

由 于 我 与 父 母 最 亲 , 尤 其 是 家 父 , 除 了 上 学 之 外 多少 乎 到 了 形 影 不 离 的 地 步 。 后 来 念 大 学 时 我 必 须 离 家 赴 校 外 住 , 但 对 父 母 依 赖 之 心 仍 毫 无 减 少 。 那 时 年 事 稍 长 , 了 解 到 他 们 的 高 龄 , 逐 渐 产 生 了 怕 失 去 他 们 的 恐 惧 。 这 种 恐 惧 叫 我 越 是 不 敢 付 出 感 情 与 人 深 交 , 惟 恐 人 生 聚 离 难 料 , 换 来 的 感 情 将 来 又 要 失 去 。 这 种 情 何 以 堪 的 感 觉 可 以 从 我 以 下 在 大 学 一 年 级 时 强 写 哀 愁 的 一 首 词 里 看 得 出 来 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按 摩 者 的 笛 声

 

按 摩 者 的 笛 声 、 勾 起 了 儿 时 与 父 共 游 的 情 景 .

如 今 我 已 长 成 、 少 有 此 种 ? 意 .

感 叹 时 光 的 飞 逝 、 我 肃 然 了 .

人 生 即 是 如 此 短 暂 、 世 事 又 多 变 化 .

人 为 什 么 要 有 感 情 呢 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那 时 候 在 台 湾 的 盲 人 多 半 以 替 人 按 摩 为 生 。 他 们 通 常 日 落 而 出 , 一 面 摸 索 前 行 , 一 面 吹 着 笛 子 引 人 注 意 , 招 拦 生 意 , 一 直 作 到 半 夜 三 更 才 息 。 我 读 大 学 时 , 常 念 书 到 半 夜 。 在 那 夜 深 人 静 之 时 , 听 那 笛 声 ? 清 , 令 离 家 在 外 求 学 的 我 , 油 然 生 起 思 家 之 情 , 伤 感 不 已 。 感 慨 之 余 , 不 禁 思 想 起 人 生 的 意 义 。 〔 生 命 是 什 么 ? 人 活 着 为 了 什 么 ? 知 识 是 什 么 ? 有 了 知 识 又 为 了 什 么 ? 〕 。 又 有 那 些 是 我 们 能 够 掌 握 得 住 的 呢 ? 学 问 吗 ? 名 誉 吗 ? 功 名 吗 ? 健 康 吗 ? 理 想 吗 ? 财 富 吗 ? 亲 情 吗 ? 爱 情 吗 ? 配 偶 吗 ? 子 孙 吗 ? 又 有 那 些 是 值 得 我 们 珍 惜 , 应 当 重 视 的 呢 ? 回 忆 吗 ? 情 感 吗 ? 我 不 停 地 问 自 己 。 每 一 个 人 从 出 生 以 来 , 无 论 如 何 追 求 , 如 何 依 赖 , 如 何 拥 有 。 但 有 一 点 是 不 变 的 事 实 , 那 就 是 这 一 切 都 是 暂 时 的 。 到 时 候 每 一 样 都 要 离 我 而 去 , 转 眼 成 空 , 都 是 所 谓 〔 身 外 之 物 〕 。 甘 心 也 好 , 不 甘 心 也 好 。 想 到 也 好 , 想 不 到 也 好 。 正 如 诗 篇 六 十 二 篇 九 节 所 说 〔 下 流 人 真 是 虚 空 ; 上 流 人 也 是 虚 假 ; 放 在 天 平 里 就 必 浮 起 ; 他 们 一 共 比 空 气 还 轻 。 〕 。 原 来 人 生 是 那 么 的 空 虚 。 于 是 我 变 得 更 加 沉 默 悲 观 。

四 参 加 校 园 团 契 的 聚 会

我 追 求 人 生 真 理 的 意 念 与 日 俱 增 。 那 时 我 很 喜 欢 陈 之 藩 的 散 文 。 他 的 《 旅 美 小 简 》 , 《 在 春 风 里 》 及 《 剑 河 倒 影 》 几 本 文 集 都 令 我 心 仪 佩 服 。 也 称 快 于 罗 素 的 一 些 人 文 思 想 。 胡 适 在 早 年 所 提 出 的 ( 不 朽 主 义 ) , 以 为 人 的 任 何 作 为 都 会 不 朽 , 可 以 发 生 无 穷 的 影 响 , 也 曾 教 我 相 信 了 一 阵 子 , 以 为 宗 教 或 者 神 明 不 过 是 人 思 想 之 下 的 产 物 而 已 。 身 为 智 识 分 子 的 我 , 是 不 应 当 相 信 什 么 神 不 神 , 教 不 教 的 。 人 的 智 慧 可 以 解 释 一 切 , 人 的 话 就 是 不 朽 真 理 。

在 人 的 哲 理 里 面 我 寻 求 , 我 探 讨 。 我 虽 然 是 听 得 看 得 很 多 , 然 而 这 到 底 是 人 坐 井 观 天 , 自 说 自 话 的 道 理 ( 或 可 说 是 一 种 对 现 实 不 满 的 牢 骚 ) , 都 是 以 有 限 的 当 作 无 限 的 理 论 。 慢 慢 我 又 起 了 怀 疑 , 无 法 对 之 完 全 信 服 , 满 足 。 这 情 形 一 直 等 到 大 三 时 才 有 了 转 机 。 一 位 夜 校 学 生 因 选 课 的 原 故 忽 然 加 入 我 们 班 上 上 课 。 此 位 仁 兄 与 众 不 同 , 为 人 跟 ? 可 亲 , 又 热 心 助 人 , 尤 其 喜 欢 与 人 交 谈 ( 后 来 才 知 道 是 别 有 居 心 ) 。 而 且 似 乎 交 游 广 阔 , 好 像 每 一 个 系 里 都 有 他 的 知 己 似 的 。 叫 一 向 独 来 独 往 的 我 由 好 奇 变 成 ? 慕 , 慢 慢 地 喜 欢 与 他 亲 近 。 我 们 那 时 每 个 礼 拜 五 从 下 午 到 傍 晚 都 是 考 试 , 大 家 称 之 为 ” 黑 色 的 礼 拜 五 ” 。 每 当 考 完 试 , 大 家 都 是 乘 机 出 去 轻 松 一 下 , 不 是 相 约 去 打 撞 球 , 就 是 去 看 电 影 之 类 。 但 是 这 位 仁 兄 却 每 次 要 邀 人 去 参 加 甚 么 校 园 团 契 的 ” 聚 会 ” , 也 刚 好 是 礼 拜 五 晚 上 。 在 他 盛 情 邀 请 之 下 我 断 断 续 续 地 参 加 了 几 次 。 起 先 不 过 为 了 好 奇 , 也 想 藉 此 多 结 交 几 位 系 外 的 朋 友 。 后 来 慢 慢 被 那 安 宁 的 气 氛 及 友 善 的 接 待 所 吸 引 , 开 始 比 较 去 得 频 繁 。 惟 一 不 习 惯 的 是 那 忽 起 忽 坐 的 ( 仪 式 ) , 还 有 那 喃 喃 自 语 的 ( 祷 告 ) 总 叫 人 不 知 所 措 。 不 过 对 于 一 些 ( 传 道 人 ) 讲 的 道 倒 是 觉 得 新 鲜 。 我 一 直 以 为 宇 宙 人 生 的 意 义 必 需 与 它 的 来 源 有 关 , 基 督 教 的 道 理 总 算 对 来 源 有 了 个 合 理 的 交 代 。 起 初 我 虽 然 是 半 信 半 疑 , 但 每 次 参 加 完 后 的 慰 藉 与 那 莫 名 的 平 安 令 我 有 了 归 属 感 。 不 像 别 的 活 动 只 有 一 时 的 快 感 , 事 后 仍 觉 空 虚 。 可 是 我 的 接 受 只 限 于 头 脑 理 智 方 面 , 相 信 宇 宙 的 创 造 者 及 主 宰 是 圣 经 里 描 ? 的 神 , 并 没 有 接 受 自 己 有 罪 需 要 救 恩 的 道 理 。 在 自 我 与 感 情 方 面 仍 无 法 与 这 位 宇 宙 的 创 造 者 及 主 宰 发 生 关 系 , 如 此 我 度 完 了 大 学 生 涯 。

五 接 受 救 恩

等 服 完 一 年 兵 役 , 我 原 想 依 父 母 的 意 思 在 离 家 不 远 的 地 方 找 到 工 作 , 然 而 《 天 》 不 从 人 愿 , 能 得 到 的 好 职 位 都 不 在 附 近 。 东 挑 西 检 的 结 果 选 在 台 北 的 台 湾 电 子 公 司 工 作 , 离 家 更 远 。 似 乎 越 不 想 要 的 事 情 它 越 是 发 生 。 现 在 回 想 起 来 仍 有 身 不 由 己 的 惘 然 。 奇 妙 的 事 是 那 位 仁 兄 的 家 正 在 台 北 , 我 结 果 为 了 方 便 的 理 由 又 住 进 了 他 的 家 。 如 此 一 来 我 就 被 他 带 进 了 他 的 教 会 , 经 过 一 年 的 带 领 与 被 爱 , 我 终 于 屈 服 在 这 位 有 情 的 《 天 》 之 下 , 在 出 国 前 的 一 个 礼 拜 受 洗 , 接 受 了 救 恩 。 从 此 了 解 到 人 虽 是 有 限 的 , 但 有 一 个 无 限 的 要 求 , 所 以 人 会 不 断 地 发 问 , 追 寻 。 这 要 求 包 括 了 灵 , 魂 , 体 三 方 面 。 人 可 以 自 创 一 些 理 论 或 者 宗 教 来 满 足 一 时 的 需 要 , 然 而 无 论 如 何 地 自 圆 其 说 , 它 终 究 有 限 也 缺 乏 真 正 的 能 力 与 权 威 , 因 为 只 有 无 限 的 神 才 能 满 足 那 无 限 的 要 求 。 现 在 回 想 起 来 , 这 实 在 是 神 的 安 排 与 恩 典 。

作 了 一 年 事 我 来 美 求 学 , 想 不 到 家 父 却 在 我 出 国 后 半 年 忽 然 去 世 , 我 最 恐 惧 的 事 终 于 发 生 。 家 母 惟 恐 此 事 对 我 的 打 击 太 大 , 为 了 不 影 响 我 学 业 , 没 有 马 上 通 知 我 。 一 直 等 我 数 周 后 大 考 完 才 告 知 , 结 果 连 奔 丧 的 机 会 都 没 有 。 家 母 的 理 智 与 好 意 竟 成 了 我 终 生 憾 事 。 那 时 我 一 直 问 神 , 为 什 么 ? 终 于 神 的 话 让 我 明 白 了 真 理 , 圣 经 里 的 诗 篇 一 百 零 三 篇 十 四 到 十 六 节 所 说 〔 因 为 ? 知 道 我 们 的 本 体 , 思 念 我 们 不 过 是 尘 土 。 至 于 世 人 , 他 的 年 日 如 草 一 样 。 他 发 旺 如 野 地 的 花 , 经 风 一 吹 , 便 归 无 有 。 他 的 原 处 , 也 不 再 认 识 他 〕 。 何 况 就 算 人 的 记 念 , 也 很 少 能 经 得 起 两 三 代 。 试 问 有 多 少 人 能 晓 得 自 己 曾 祖 父 母 辈 的 名 字 呢 ? 又 身 葬 在 何 处 ? 当 然 更 不 用 说 什 么 事 迹 了 。 同 样 地 你 我 也 将 如 此 被 人 遗 忘 。 换 句 话 说 , 人 生 的 意 义 不 是 在 追 求 人 的 记 念 。 原 来 神 要 我 们 定 睛 在 ? 身 上 。 正 如 诗 篇 第 九 十 篇 所 说 〔 主 阿 , 你 世 世 代 代 作 我 们 的 居 所 。 诸 山 未 曾 生 出 , 地 与 世 界 你 未 曾 造 成 , 从 恒 古 到 永 远 , 你 是 神 。 你 使 人 归 于 尘 土 , 说 , 你 们 世 人 要 归 回 。 在 你 看 来 , 千 年 如 已 过 的 昨 日 , 又 如 夜 间 的 一 更 。 你 叫 他 们 如 水 冲 去 。 他 们 如 睡 一 觉 。 早 晨 他 们 如 生 长 的 草 。 早 晨 发 芽 生 长 , 晚 上 割 下 枯 干 。 我 们 因 你 的 怒 气 而 消 灭 , 因 你 的 忿 怒 而 惊 惶 。 你 将 我 们 的 罪 孽 摆 在 面 前 , 将 我 们 的 隐 恶 摆 在 你 面 光 之 中 。 我 们 经 过 的 日 子 , 都 在 你 震 怒 之 下 。 我 们 度 尽 的 年 岁 , 好 像 一 声 叹 息 。 我 们 一 生 的 年 日 是 七 十 岁 , 若 是 强 壮 可 到 八 十 岁 。 但 其 中 所 矜 ? 的 , 不 过 是 劳 苦 愁 烦 。 转 眼 成 空 , 我 们 便 如 飞 而 去 。 谁 晓 得 你 的 权 势 , 谁 按 着 你 该 受 的 敬 畏 晓 得 你 的 忿 怒 呢 。 求 你 指 教 我 们 怎 样 数 算 自 己 的 日 子 , 好 叫 我 们 得 着 智 慧 的 心 。 耶 跟 华 阿 , 我 们 要 等 到 几 时 呢 。 求 你 转 回 , 为 你 的 仆 人 后 悔 。 求 你 使 我 们 早 早 饱 得 你 的 慈 爱 , 好 叫 我 们 一 生 一 世 欢 呼 喜 乐 。 愿 你 的 作 为 向 你 仆 人 显 现 。 愿 你 的 荣 耀 向 他 们 子 孙 显 明 。 愿 主 我 们 神 的 荣 美 , 归 于 我 们 身 上 。 愿 你 坚 破 我 们 手 所 作 的 工 。 我 们 手 所 作 的 工 , 愿 你 坚 立 。 〕 。 原 来 神 要 我 们 饱 得 ? 的 慈 爱 , 一 生 一 世 欢 呼 喜 乐 。 而 神 所 要 给 的 真 正 福 分 不 是 在 那 短 暂 , 有 限 的 人 , 事 , 物 的 当 中 。 因 为 短 暂 , 有 限 本 身 就 没 有 多 大 意 义 , 不 是 吗 ? 人 生 的 意 义 应 当 在 不 变 的 , 永 恒 的 神 里 面 。 而 这 意 义 乃 是 决 定 于 每 个 人 与 神 之 间 的 个 别 关 系 , 与 他 人 甚 至 连 自 己 最 亲 的 父 母 兄 弟 姐 妹 都 无 关 。

六 又 思

我 从 对 生 去世 的 感 触 找 到 了 真 神 ?也 了 解 到 我 的“ 真 我 ” 就 是 那 灵 魂 ? 是 不 朽 无 穷 的 。 等 我 后 来 接 触 到 电 脑 ? 懂 得 一 点 软 体 与 硬 体 的 分 别 与 关 系 之 后 ? 从 理 性 上 也 更 加 体 会 到 灵 魂 之 对 于 肉 体 如 同 所 谓 的 电 脑 软 体 ? 又 如 基 因 的 排 列 定 规 。 虽 然 是 看 不 见 ? 摸 不 着 ? 但 我 们 知 道 它 的 存 在 。一 个 支 配 电 脑 的 操 作 ? 一 个 支 配 人 的 一 切 。 我 本 人 从 事 医 学 自 动 仪 器 及 医 疗 器 材 之 研 发 工 作 已 有 三 十 余 年 ? 也 有 了 二 十 几 个 专 利 ? 深 深 体 会 每 一 个 制 品 都 需 经 过 绞 尽 脑 汁 的 设 计 ?没 有 一 样 是 误 打 误 撞 所 能 得 的 结 果 。 我 们 自 然 可 以 深 信 那 创 造 万 物 万 能 的 神 也 可 以 把 我 们 的 软 体 ( 灵 魂 ) 作 那 永 恒 的 安 排 。 而 我 们 的 真 正 盼 望 自 然 只 能 依 靠     ? 的 定 规 了 。 这 也 是 我 们 为 什 么 必 须 只 能 信 靠 神 的 最 大 理 由 。 除     ? 以 外 ? 我 们 还 能 有 谁 ?


七 后 话

我 从 依 靠 人 到 依 靠 神 的 经 历 是 段 辛 酸 的 过 程 。 即 然 一 切 都 是 那 么 短 暂 , 空 虚 。 那 么 我 们 应 当 如 何 面 对 人 生 中 那 么 多 无 可 奈 何 的 事 情 呢 ? 这 是 一 个 古 今 中 外 , 每 一 个 有 思 考 的 人 迟 早 都 会 发 问 的 问 题 。 朋 友 , 你 是 否 也 觉 得 人 生 的 无 可 奈 何 ? 正 追 问 宇 宙 人 生 的 真 缔 在 那 里 ? 何 不 尝 试 用 开 敞 的 心 灵 与 诚 实 的 态 度 来 研 读 圣 经 , 寻 求 那 道 路 , 真 理 , 生 命 的 真 神 。 在 伤 痛 中 找 到 真 爱 , 在 失 望 中 找 到 真 盼 望 , 在 生 活 中 找 到 真 喜 乐 , 化 短 暂 为 永 恒.

0